all被被(其實就只有鶴山+三山+弟控堀川w)

#搞笑向 超級OOC,角色已崩 

#微量一藥 亂浦有

#被被可憐的一天

#一早被馬麻追著洗衣服

#鶴丸送很多很多很多的被子,全部都是新的,被被嚇死

#然後滾庭院說要弄髒

#被短刀團團包圍跟一期哥哥一起照顧短刀 然後晚上要回去房間被爺爺攔截(?

以下正文

窸窸窣窣—

嗯…外面是有誰在說話嗎…好睏…再睡一會…呼…

「嗯?切國君還在睡啊…啊,正好拿那塊布去洗乾淨」好吵…呼……嗯?!

翻身一手抓住黑影「是誰!」深藍色頭髮,右眼戴了眼罩…是燭台切嗎…

「是我啦,燭台切光忠。我看你披的那塊布髒了想拿去洗,你繼續睡吧」嗯?手上拿著的是我的被…布…嘖,被審神者一天到晚說被被影響了。

「不用了,還我!像我這種仿品配髒髒的布正好,這樣就不會被人拿來比較了」拿不回?!

「明明這麼漂亮又帥氣,用這破布擋住多可惜,讓我拿去洗乾淨吧」

「不用你多管閒事…還我…?!」不好!用力過猛了,燭台切也被我拉過來了

「啊…痛」好重

唰—

「兄弟,你起來了…嗎」就在燭台切摔在我身上的同時,兄弟—堀川國廣正好拉開紙門

「不好意思…請問燭台切你對我弟弟想幹甚麼呢」兄弟你笑得好可怕…眼睛沒笑…

「只是想幫切國君拿衣服去洗啦…啊!這是意外,堀川你怎麼拔刀了?!有事慢慢說啊—」怎麼打起來了?!不過…是個好機會!先找個地方躲起來好了…

呼…這個房間的話,燭台切應該不會發現我的吧…嗯…好睏…再睡一下好了…Zzzzz

睡著了的切國絕對想不到有人旁觀了整個鬧劇之後,正精心準備給他一個驚喜……


啊~哈~睡得很…!!!!這是那裡?!

甫一睜開眼,就發現自己正身處一個純白世界。明明睡之前看過是一間普通的寢室…看看身上的衣服…嗯,布還在,衣服沒變,摟著腰的手臂很…暖?!

「呵呵,終於發現了我嗎?」這個一身白的傢伙…是那個老不修的鶴丸國永!

「怎麼不說話?被我迷到了嗎?嗯?」唔!臉太近了…甚麼時候!我推…推不開?!

「…放開我…」可惡…這是名刀和仿品的分別嗎?

「呵呵,臉紅的切國真漂亮,喜歡我送你的禮物嗎?聽審神者大人說,追求喜歡的人要送他衣服,然後就可以親手脫下來,做愛做的事♥」

「不要說我漂亮!嗯?這房間的都是?」可惡!那個不正經的審神者大人又亂說了甚麼!

「啊哈哈,嚇到了嗎?這可是充滿著我對你的愛的被被哦♥」

「那是啥鬼?你瘋了嗎!放開我…可惡…有誰在呢…啊!燭台切!快幫我拉開鶴丸!」正想著推不開鶴丸怎麼辦的時候,眼角瞄到燭台切的身影,忍不住大叫讓他幫忙。

「切國君?鶴丸你在幹甚麼…」燭台切你在旁觀甚麼…快幫我拉開這變態…

「燭台切,不要打擾我和切國的LOVE♥LOVE♥時間哦~找小俱利玩啦w」甚麼lovelove時間,快從我身上滾下來!可惡的燭台切快幫忙拉走他!

「嘖…小俱利被派去遠征了…不過鶴丸你有夠囂張…喂~堀川,你弟貞操快不保了!鶴丸正在對他上下其…」

砰—牆壁碎了

「鶴丸君你的手放那裡呢?亂放的話我可能會不小心斬掉哦~(笑)」還是兄弟好…

「哦…切國那麼漂亮,只有純白的被被才可以披在切國身上,就像我的外衣一樣,切國你感受到我的愛意嗎?(摸被被臉)哇,真是危險呢(笑)堀川怎麼了?我只是想以結婚為前提和切國交往啊。哦~這個房間的被被都是我的聘禮,只披著白白的被被的切國,我的新娘~」

「不、不要說我漂亮!新娘是啥鬼…髒髒的才和我相襯…滿身泥濘的我才是最好的!我才不要白被被!我只要髒髒的布」沒錯…我這樣的仿品和白色一點也不相襯,這些白布要弄髒掉才可以披上身,對!拿出去滾一滾就髒掉了,不要白被被…

一手扯過幾張被被,拖到院子裡就撲上去打滾…

「這些布髒掉的話…這樣就不會被人拿來和山姥切比較了…」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轉換人稱的分隔線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啊…兄弟!你要去哪…呵呵,要滾髒掉被被的兄弟真可愛呢~」看著切國拿了幾張被被往外走的堀川,擔心弟弟是要接受鶴丸的下聘,一拳打昏鶴丸後連忙追上去,誰知道弟弟只是受了刺激想滾髒掉白淨的被被。

「啊,小老虎你要去哪QAQ?欸,切國哥哥?」追著小老虎跑過來的五虎退看到在院子裡滾來滾去的總隊長—切國

「退醬追到小老虎了嗎?啊,堀川老爺,切國老爺這是?」跟著五虎退的藥研走了過來

「只是某個老不修嚇到兄弟啦。那個…兄弟想滾髒掉一房間的被被,你們要一起幫忙滾被被嗎?」弟弟喜歡就好了,不過鶴丸拿來的被被好像有點多,兄弟要滾髒的話要很久才能滾完,讓栗田口兄弟幫忙吧~

「看上去好好玩欸~吶~藥研和人家一起玩滾被被好嗎?」率先附和的自然是愛玩的亂醬

「好好好,大家一起玩吧」鶴丸老爺想拐走切國老爺嗎?在一期哥回來以前一直照顧我們的總隊長,不好好向我們打個招呼就想搶走?連刀柄都要捅進去哦~

於是短刀們衝去那間被堀川打碎牆壁的房間拿被被滾,順便一人幾腳踩上被堀川打昏的鶴丸就回到院子和切國一起滾被被♥


「我回來了—」遠征隊伍回來了,快步走向庭院的是粟田口派唯一的太刀—一期一振。

「啊~是一期尼啊,歡迎回來。」首先注意到一期回來的是藥研,被一期一手抱入懷

「藥研有想我嗎?大家在玩甚麼呢?呃…切國殿這是?」和親親弟弟抱抱完了的一期,看到庭院的情景也只能沉默了…

「哦,鶴丸殿買了一大堆被被,說是讓大家玩滾被被(笑) 大家都玩得很興奮呢」半倚在一期身上的藥研笑著回答

「啊!是一期尼~好狡猾欸~我也想抱著藥研一起滾被被欸~」首先看到LOVE♥LOVE♥兄弟的自然是敏銳的亂醬,因為自家玩具(?)老婆(也不對) 玩伴浦島去了遠征,於是看到LOVE♥LOVE♥的一藥就想拆開他們(#

「好了,這些被被很髒了,會給洗衣服的燭台切和小夜添麻煩的,不要滾了。」一期笑笑放開藥研,看著滿身泥濘的弟弟們和切國,還有髒很很,完全看不到原色的被被,出言制止弟弟們再玩

「「「是~」」」厚和藥研領著髒髒的弟弟去洗掉身上的泥

「切國殿?你還好嗎?」一期蹲下身拍拍還在地上滾來滾去,陷入自我世界的切國

「髒髒的我正好…?!」忽然醒覺自己在過度驚嚇下做的事,切國一下子臉全都紅了…

這時候短刀們都收拾好自己回來庭院了

「切國哥哥,我們來玩老鷹抓小雞好嗎?(拉」

「啊…好」

「萬歲!!!!那…堀川哥哥來當老鷹,切國哥哥是保護我們的母雞,嘻嘻嘻」

於是,一個下午就和諧地在切國、堀川和粟田口派的刀玩樂中度過(好像有甚麼被忘掉了)

晚上吃過晚飯後,山伏又不知去哪修行了,而堀川則是去麼照顧剛遠征回來的兼桑。切國把布往下拉了拉,正想回房時…

「咚」一隻手突然撐在牆壁上,擋住了切國的去路。

「誰?三日月…你找我有事嗎…」

「聽說今天鶴丸向你求婚呢」三日月笑咪咪的,但總讓人有種發毛的感覺

「…只是鶴丸心血來潮的惡作劇罷了…我要回房,讓開…嗯?!」想推開擋著路的手,卻被順手擁進懷裡

「我很生氣呢,切國明明對我冷冷淡淡的,卻和鶴丸拉拉扯扯的」掩去笑容的三日月比平常更可怕,但偏偏被摟進懷裡無法逃開

「無論是鶴丸還是你三日月…你們這樣的名刀,不應該和我這種仿品待在一起…我這種仿品…就這樣腐朽下去就好了」對啊…我根本沒資格和你們交朋友…

「切國,看著我。不準逃。」捏著切國的下巴,不許他有任何機會逃脫。

「放開我…」

「切國,聽著。我三日月宗近,你是獨屬於我一人,其他人不能觸碰你,你是我的。我不是要你的友誼,你只需要知道—我愛你,其他事物對你都不重要」輕輕吻上那訝異而微張的唇,淺嚐即止。不慌不忙抽出刀擋住正巧回來,看到弟弟又被佔便宜再拔刀砍向三日月的堀川。

「堀川,哦,應該說是大舅兄,不日我就會向主上報告,和切國盡早完婚,那我告辭了」說畢就走,完全不打算和堀川作任何對話…

「兄弟…遇見這種色狼,你應該要保護好自己,大聲叫不好嘛…唉…主上一直想把你和本丸其他人配對…我會盡力保護你,不讓主上發瘋嫁掉你」這麼可愛的兄弟,怎麼可能讓給其他人!兼桑也不可以!

「兄弟…我是不是給你添麻煩了…」我這種仿品…又讓兄弟操心了…

「沒有麻煩…我還希望你多多麻煩我,我們是兄弟,你是覺得我可能是贗品不想理我嗎?」

「沒有的事!兄弟你…我…」

「那就好,不用再說,睡覺吧(摸頭)」

被堀川強行終結話題的切國只好整理一下床鋪就去睡了。

至於第二天從現世回來得面對鶴丸+爺爺+堀川修羅場的審神者,內心的興奮和驚嚇就不是切國現在能理解的事了。


(完)


大家的形象都沒有了(#

這篇是我立誓肝到日本號/明石要寫的文…

雖然說是all被被,其實只是弟控堀川 vs 鶴丸和爺爺

至於之後是三山還是鶴山就…請自行腦補(#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65 )